<var id="jhztl"><noframes id="jhztl"><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menuitem>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span id="jhztl"></span></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video id="jhztl"></video></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ruby id="jhztl"><th id="jhztl"></th></ruby></menuitem><cite id="jhztl"></cite>
<var id="jhztl"></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亂流中飄蕩》。

“就這么死了,太便宜他們了!”


“幾大圣地以及諸多天之驕子堅守三月之久,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五株仙靈啊,這等至寶就這么葬送進了虛空亂流,嘖嘖嘖,暴殄天物!”


過了不久,虛空亂流掀起的風暴徹底平息,眼前茫茫一片,什么都不見了,墨念與張天鐸心中萬分不爽,卻又無可奈何,唯一能讓他二人心生點慰藉的是夜天行與章天秀死了。


余辰秋呆在那里,他的心中有一股波瀾久久難以平靜,自那個持黑戟的青年動用元力的那一刻,他腦海中的天靈根不自覺的顫鳴,讓他十分疑惑,得是何種情況下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虛空涌動,一名老者身著九圣巢袍服,渾身上下仙光流淌,有一股陌上威壓令得這天與地為之而震顫。


他一出現,一眾天之驕子頓時俯首躬身行禮。


“參拜大長老?!鄙頌槭プ拥挠喑角镆蚕騺碚咝卸Y,可見其在九圣巢中地位之高。


“還是來晚了么?!崩险咛摬[眼眸,強大神識掃視著這片亂流,臉上有著一抹冷煞之氣,神情凜冽,不怒而威,正是九圣巢大長老余奉先。


“是徒兒疏忽,小視了他們的實力?!庇喑角锬曋较⒌膩y流,心頭十分不爽。


“仙靈呢?一株都沒奪下么?”


余辰秋搖頭,“徒兒無能,這二人重傷墜入虛空亂流風暴,十死無生,仙靈怕是也毀了?!?/p>

“罷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既然這兩人已死,我便沒有留在這里的必要了?!痹捯糸g老者揮手撕裂蒼穹,一步踏了進去。


“師尊且慢,”余辰秋追了上去,“師尊,今日出現了一絲怪異事?!?/p>

“怎么?”


“我的天靈根自更換上以后,一直以來都很安分,但就在今天,我遇到了那小子,天靈根突然發出一陣顫鳴,有些不聽使喚地想要破出我的腦海?!庇喑角锇欀嫁D首向余奉先,“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余奉先聞聲,漠然的臉上掀起一絲微瀾,偏頭看向旁邊的余辰秋,“你確定?”


“當然,我很疑惑,這么久以來,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我有種感覺,天靈根的顫鳴仿佛是因為見到了什么,令它非常的激動?!?/p>

余奉先躊蹴了一瞬,陷入沉思,


“按理來說,靈根一旦移植,便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如果真如你所說是因為激動而顫鳴,那原因只有一個,遇到了它的原主人?!?/p>

“什么?原主人?”余辰秋神情頓時一變,但轉念一想又連忙搖頭,“不可能,三宗的小子向我移植靈根后,實力便跌落到了淬氣境,沒有靈根的他,實力再難精盡,眼前的家伙實力強橫至極,遠不是前者可以比擬,所以不可能是他?!?/p>

“世間沒有任何絕對的事,靈根識主這是天性,不會有錯,你這就差人去三宗打聽一下那小子的消息,若是他不在三宗內,那么這家伙,很可能就是向你移植天靈根的人?!庇喾钕劝酌嘉Ⅴ?,眼瞳中涌動著冷冽之光。


“他殺光了進入墜皇淵的九圣巢弟子,且對我有很強烈的殺意,細想一下,也可能真的是他,只是……”余辰秋吸了一口涼氣,九個月前被剝奪靈根,跌落淬氣境的人,九個月后突破到歸元境,這成長速度未免太過恐怖了些,“難不成,這小子有什么奇遇?”


“這件事不能馬虎,如果真的是他,有可能,他還沒死?!庇喾钕茸龀鲆粋€大膽推測。


“沒死?這么強大的亂流風暴輪回境強者跨入都危險,別說他區區歸元境?!庇喑角飺u頭。


“為師跟你說過多少次,心態放平,切勿居高自滿,世間萬事事無絕對,你不是說他的肉身強大堪比靈兵么?若真是如此,亂流風暴中未必沒有一線生機?!?/p>

余辰秋瞳孔微微一凝,“若真的是他,且沒死,那就真的太有意思了,”他臉上突然涌上一抹森然冷笑,“多謝師尊提點,徒兒這就差人去調查?!?/p>

“這事兒切莫聲張,宗內也不可多言,切記?!?/p>

“謹遵師命?!庇喑角稂c頭,虛瞇的眼角有著一抹貪婪與狡黠劃過。


“還有不足三月時間,滄海遺塵會再次漂流,你需要抓緊時間,提前找到最近的節點出去,一旦過了時間,錯開了節點,以你的實力,便再也無法出去,只能隨著滄海遺塵漂流?!?/p>

“徒兒謹記?!?/p>

話罷,余奉先遁入虛空消失不見,墜皇淵迎來了新一波的爭搶,不少人為了少量的仙草大打出手,墜皇淵中再添數十亡魂。


夜天行被卷入亂流風暴,隨波逐流,險些昏厥過去,關鍵時刻月飲護主,將他保了下來,妖力將他包裹,抵擋著肆意沖擊的強大亂流,那種恐怖的沖擊即便是輪回境強者被波及都無法幸免。


四野茫茫一片,除了亂流什么都看不到,亂流無邊無際,夜天行一時找不到出路,在亂流中徹底迷失。


“我不會如此憋屈地死在這里吧?!币固煨行闹薪辜?,這里沒有食物,更沒有水源也沒有天地靈氣,他的元力早晚會耗竭,月飲的妖力也會耗盡,到時候就真的是離死不遠了。


該怎么辦?


這是一件極其麻煩的事情,被困死在虛空亂流之中,未免太過憋屈,他還有很多事沒有做,和妹妹的約定還沒有實現。


時間如此推移著不知過去了多久,夜天行盤膝而坐,遇到微弱的亂流便收斂元力,盡可能地保存自己的實力,讓自己能夠撐得更久,如此能更多一分逃出亂流的機會。


枯燥的時間,他便開始去觸碰體內的那一頁經文,去感悟其中的佛家大道。


九天太玄經字數不多,但每一個字都以大道之力鐫刻,充滿了雄渾的佛道力量,強大無比,滌蕩人心,令人心馳神往,在這漂泊的虛空亂流中,讓他歸于平靜。


他細心去感悟每一個字,努力去參悟其中大道奧義,只可惜經文殘缺,無法全數閱覽,實在遺憾。


他靠著吞噬仙草維持著體內元力的充盈,四面八方沒有任何波動,他就好比被扔到了隨時有沙塵暴到來的沙漠,隨時都得提防風暴的來襲,四野茫??床坏竭呺H,也感受不到陸地的存在。


兩月時間一晃而過,夜天行正閉目養神中,月飲突然顫動起來,從他體內飛掠而出。


夜天行瞳眸猛地睜開,“月飲,你找到出口了嗎?”


月飲顫鳴,突然朝著一個方向快速掠去,夜天行連忙緊跟,元力奔涌,在虛空亂流中狂奔。


不久之后,夜天行的感知范圍內出現了一股狂暴的元力波動,有強大存在正在虛空亂流中交戰!


夜天行兩眼放光,心中萬分驚喜,有人在虛空亂流中交戰,便說明他們附近有著陸地存在。


他一步跨出,將月飲收入體內,朝著元力波動的方向閃掠而去。


天地輕鳴,虛空震顫,有蠻獸長嘯于林間,有人族修士哀鳴傳四野,這是兩座巨大圣山,巍峨雄渾,氣勢磅礴,細數不清的白骨尸骸在兩山之間堆積成山,足有千百余具白骨。


“吼!”


一聲來自蠻獸的狂吼驚天,音波滌蕩,震耳發聵,虛空上兩名歸元境巔峰的修者正在與一只王級妖獸 交戰,下方有著兩名女子和兩名實力稍弱的修士,渾身傷痕累累,被一群銀狼包裹,手足無措。


“師兄,你們快走吧,不要再管我們了,再不走就沒機會了!”下方一名女子嬌俏的臉蛋被鮮血掩蓋,一身紫裙被染成了血色,蒼白的唇角也浸染上鮮血。


“師兄,走吧,不要再頑抗了!”另一名青年亦是如此喊道,他的一只手臂殘缺,被狼群咬斷,鮮血仍在不住流淌,狼群嗜血,被鮮血激發得越發狂暴。


“不行,我們不能丟下你們,一起來,那便一起回去!”虛空上,一名男子喝道,他臉色蒼白至極,渾身上下全是狼爪留下的猩紅血痕。


“你們沒機會了,不要反抗,我可以留下你們的神識,只噬你們的血肉?!眱扇藢γ?,是一只銀色狼王,渾身皮毛如尖刺,外面覆蓋著一身銀色的皮甲,厚重而堅固,它的嘴口里殘留著幾名修者的血肉,森森牙齒滿是鮮血,正張大著嘴巴,戲謔地凝視著兩人。


“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么?就算是死,也得讓你付出慘痛代價!”二人雙目通紅,咆哮一聲,元力奔涌,朝著銀狼王瘋殺,狂暴的元力縱橫間帶起恐怖波風。


“不知死活,那我便送你們上路!”銀狼王冷笑,張開血盆大口,強大的妖力令人震駭,在它口中凝聚成一道緋紅光球,最終轟然襲擊向兩人。


“不好!”


二人臉色驟變,沖天妖力強大無比,兩人想要閃避,已然來不及。


“結盾!”


二人慌忙結印,浩瀚元力奔涌,在身前凝聚出一道屏障,妖力凝聚的光球一閃而逝,瞬間與屏障沖擊在一起,霎時間空氣爆鳴,滾滾波風肆虐,沖擊著這片天空,就連虛空也在這一擊下被撕裂許多。


“咔擦!”


緋紅光球勢如破竹,二人結出的屏障不過僵持了一瞬,便瞬間破裂開來。


“噗!”


血灑蒼穹,二人喋血長空,渾身骨骼斷裂,氣息頓時萎靡。


銀狼王喘了一口粗氣,狼口咧開一抹玩味弧度。


“去死吧?!彼继ざ鴣?,張開血盆大口,要將二人咬殺。


“師兄!”


下方的五人除了尖叫無法改變任何現狀,離死只在一瞬之間。


“來吧,銀狼王!”二人心頭發了狠,死已成定局,相視一眼,準備在銀狼王咬來的瞬間自爆。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亂流中飄蕩》。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路過韓娛

肉與酒

重生綠袍

天雨寒

神話天書

深藍的國度

陰陽劫

月鎏香

魔法師

落遲暮

穿越完本

星月望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国产熟女精品视频大全,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国产91看黄,色婷婷五月六月综合激情|日本道高清三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