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ztl"><noframes id="jhztl"><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menuitem>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span id="jhztl"></span></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video id="jhztl"></video></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ruby id="jhztl"><th id="jhztl"></th></ruby></menuitem><cite id="jhztl"></cite>
<var id="jhztl"></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九圣巢,陳罡》。

“夜兄他們怎么還沒來,會不會也出什么事了?!鼻厥捜幻碱^微微一皺,眉宇間掠過一絲憂色。


“以夜兄的能力,有他在,應該不會出什么事,我們再等等吧?!惫忍旄璧?,相比于其他幾人,他相對比較冷靜。


“夜兄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只不過我擔心,他禁不住誘惑,像葉長舜那般,最終……”提到葉長舜幾人皆是微微變色,他們一行八人,除卻夜天行與沐青穎外只剩下六人,江中月被困在第一關,不知走出與否,葉長舜貪婪心起生死不知。


“這倒是有可能,夜兄畢竟還很年輕?!?/p>

“我與你們觀點不同,夜兄雖然年紀不大,但他的心性卻遠比同齡人成熟許多,我們都能從其中闖關來,他必然可以?!?/p>

“那就再等等!”四人打定主意,突然間谷天歌眉頭一沉,目光挪向了身后的虛空之上,那里有一道不善的氣息。


“看來,你們要等的人,還并沒有出現!”余辰秋居高臨下地望著谷天歌幾人,九圣巢一眾天驕皆是笑容玩味。


“這和你有關系么?”谷豪冷聲道,素來對九圣巢不感冒,而今又知曉夜天行與九圣巢的瓜葛,他更加不爽九圣巢的家伙。


“呵,實力不強,火氣倒是不小,翰林軒就都只有你這種貨色嗎?”一名青年天驕冷笑,實力已觸及輪回,實力非凡,氣息強大無匹,他自余辰秋身后踏了出來,一股強大的威壓直奔四人而來。


“我這種貨色?”谷豪絲毫不懼,“我這種貨色,也比你這種垃圾強點!”他強勢回擊,心念之間,威壓沖天而起,氣息絲毫不弱于后者,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看這情況一戰在所難免。


“不知死活,圣子,我想修理一下這家伙,沒問題吧?”


余辰秋聞言,玩味聳肩,“年輕人有點火氣是好事,暴力能解決絕大部分問題!”


“對嘛,修道之人,怎能束手束腳,戰斗,是對實力最好的磨礪!”又一名青年冷然一笑,“外界盛傳,翰林軒天才輩出,隱隱有著比肩圣地的趨勢,小爺今兒就來試試你們的斤兩!”


“就憑你,還沒那個實力!”秦蕭然冷喝一聲,橫眉冷對,大袖一揮,強大的元力波動就此席卷開來,同為觸及輪回的頂尖高手,各不相讓。


“先不說實力如何,這份膽氣倒是不弱,像點樣子,不過,就憑你們這些廢物,也想與我九圣巢比高,簡直是癡人說夢,異想天開!”


“翰林軒的廢物們,爺爺來會一會你們!”天穹之間,一道蠻橫的身軀突然撕裂虛空壁壘,雙手持風火戰錘,一聲勁爆的肌肉,足以與莊玄比肩。


當此人出現的瞬間,谷天歌神色頓時一變,九圣巢中素有九圣子,余辰秋為其一,而這手持風火戰錘的青年便是其二,圣子陳罡!


“你們都給我退開!”他霸道一喝,威勢無匹,強大的氣息令得無數天驕為之忌憚,手中握著的風火戰錘徑直朝著秦蕭然與揮來,爆炸波風驚天動地,毀天滅地的力量瞬間砸得空氣爆鳴,虛空碎裂。


轟!


咚!


一聲悶哼響徹,秦蕭然的身軀竟是倒飛了出去,整個人被大力掀翻,一擊之下竟是落入下風。


“陳罡!”秦蕭然穩住身形,嘴角溢出一絲血漬,九圣巢圣子陳罡之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九圣巢中,這所謂的九大圣子,外界傳聞以余辰秋為最,但實際真正了解的天驕皆是知曉,在整個九圣巢中,論綜合實力余辰秋的確強于陳罡,但要論力量,無人能與陳罡相提并論。


即便是身為荒體的莊玄,他亦敢于一戰,詭異莫測的力量足以比肩荒體,因此在外界,陳罡素有第九荒體之稱,由此可見其肉身力量之恐怖。


“哈哈,翰林軒的小兒,連爺爺一錘子都扛不住,也敢妄想與我九圣巢相提并論,今兒爺爺就讓你們明白,九圣巢是你們永遠無法比肩的存在!”他暴喝一聲,渾身肌肉隆起,爆炸性的力量,瞬間撕裂虛空,引得無數天驕倒退。


“好恐怖的力量,這家伙難不成是荒體?!”所有人皆是震驚地望著眼前的壯碩青年。


“陳罡,教訓教訓他們可以,但千萬別弄出人命來?!庇喑角镪P照道。


“知道了,羅里吧嗦,這破地方還真是束手束腳,殺個人都不讓殺!”青年不爽道,戰錘再度朝著這方空間的砸了過來。


“谷豪,退!”谷天歌面色驟變,雙手陡然結印,擎天之音自其喉間低吼響徹,沖天音波震耳發聵,他雙掌拍在風火戰錘之上,霎時崩碎了虛空,橫斷了亂流!


攻勢被阻,陳罡嘴角掀起一抹狂笑,眼瞳涌上一抹火熱,“你倒是有兩分實力,今日,便以你之血,祭我戰錘!”


“吼!”


他如同一只蠻荒猛獸,仰天長嘯,狂嘯之間,音波如濤浪席卷向四面八方,震得虛空炸響,空氣爆鳴。


這是一個戰斗狂人,且戰力無雙,與之對戰,谷天歌不敢大意,打起十二分精神,將自己的實力發揮到了極致。


“這是哪跑出來的野人,這般力量,著實恐怖,若換做是我,未必能硬接他一錘!”


“眼前這青年實力也不錯,這天河星域倒是出了不少高手?!?/p>

“哼哼,如果這就是天河星域的頂尖天驕了,那么此行,他們可以到此為止了,這點力量,還不足以威脅到我們真正的頂尖存在!”


就在幾人交談之間,天穹黑白兩道光弧涌動,只見得黑白雙劍劈開了火海,兩名青年徑直跨入了火海之中。


“龍家兩兄弟也到了,此次不周星天驕出現不少,以龍勝天、夢淑嫻這等絕世天驕的實力,足以橫掃整個天河星域!”


天穹上,霸道波風席卷,谷天歌被陳罡貼身,難以退開,已然落入下風,論力量,他決然不是這瘋子的對手。


“哼,被陳罡貼身,即便是我都未必能承受得住,何況區區一個翰林軒的廢物?!庇喑角锢湫B連,九圣巢一眾高手則在旁側看好戲。


“余兄,你們九圣巢,當真是高手如云,這位兄臺的實力,即便是我也有所不及!”北冥朗虛瞇著眼角,凝視著前方的戰圈,此刻的谷天歌幾乎完全是被壓著打,難以反擊。


“哥,我來助你!”谷豪暴喝,殺意沖天,右手握拳,掄動拳鋒直接砸向陳罡。


“哼,找死!”一名九圣巢高手冷笑。


“不幫忙?”北冥朗問。


“幫忙?”一人搖頭,“這瘋子交戰從不怕對手有多少人,但是但凡參與他的戰斗的人,皆會被他視為敵人,發起瘋來自己人都打,所以,我們只能作壁上觀!”


“放心吧,這根本不是他的全部實力,若是他發起瘋來,翰林軒這幾人一起上也未必是他對手?!庇喑角飳ζ渲?,因而絲毫不擔心。


“當真?!”北冥朗心驚,眼前的四人,絕非泛泛之輩,足以與他比肩,一個能打他們四個的人,那實力究竟得多么恐怖?


余辰秋笑而未答,“看結果吧?!?/p>

天在崩,地在裂,虛空在破碎,毀滅性的波動震蕩四方,谷天歌與谷豪聯手激戰陳罡卻并未取得上風,三人于海上交戰,掀起無盡巨浪,引得無數天驕動容。


“嘭!”


天穹上,再度傳來一聲悶哼,谷豪遭受肘擊,身上罡氣被破,胸膛隱隱凹陷了下去,噴出一口鮮血,瞳孔里被血紅充斥。


“谷豪!”谷天歌瞳孔驟然放大,眼眸血絲攀爬。


“哼,與我交戰,還敢走神,想死就直說!”陳罡冷笑,殺意凜然,戰錘猛然砸下,那毀天滅地的力量,已然有了輪回的味道,縱橫的大道之力聚集,這一錘若是正面砸中,谷天歌危險。


“老谷,小心!”秦蕭然與呂頌賢聯手襲來,大道在席卷,于谷天歌身前撐起一道屏障,谷天歌雙手一沉,無盡元力與潮水奔涌,硬扛下了陳罡這一錘,


“噗!”


感喉嚨一甜,鮮血染紅了衣襟。


“哎呀呀,你們怎么這么廢物?這就被我打趴下了?”陳罡咧開嘴,撓了撓頭,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秦蕭然與呂頌賢拳頭緊握,眼神瞬間凜冽,殺氣沖天,


“你們兩個,退回來!”谷天歌檢查著谷豪的傷勢,沖兩人吼道,陳罡,決然不是他們意氣之下可以戰勝的。


“怎么?你倆不服?來來來,你們一起上,爺爺一個人全接著!”陳罡挑釁道,笑容中充滿輕蔑與鄙視,讓人憤怒不已。


“來不來?你們不來,我可就來咯!”他把玩著手中的重型戰錘,沖兩人勾手。


等了三個數,二人抑制著心中怒火,沒有貿然動手,但此時的陳罡已經忍不住。


“真是廢物,婆婆媽媽一點都不爺們,大老爺們當無所畏懼勇往直前,就你們這種貨色,連一戰的膽魄都沒有,修得哪門子道!”


他囂張狂喝,


不遠處的虛空,幾道身影駐足,凝望著此刻的戰圈內。


“淑嫻,這些個家伙,不會鬧出人命來吧?要真是如此,對天擁的名聲不太好?!?/p>

“這里畢竟是考核,若是在天擁城外,打打殺殺,隨他們的便,但在這里,影響不好?!?/p>

“要不要阻止他們?”江紫嫣道。


夢淑嫻黛眉凝蹙,微微搖頭,“此人的實力,不在我之下,我若參與進去,必然激起他的戰意,倒是怕是更加棘手?!?/p>

“放心吧,只要不鬧出人命,沒多大關系?!眽羰鐙沟?,并不為意。


就在這時,不耐煩的陳罡再次暴起發難,狂暴的力量,引動大道之力,鋪天蓋地席卷而來,壓得四人難以喘息。


這般威勢,比之方才還要來得恐怖!


“這,才是你真正的實力么?!惫忍旄枭袂閯C冽,抹了一口嘴角的血漬,“照顧好谷豪,這里交給我!”他沉聲間,一念之間,一股森然力量悄然間自他體內席卷開來。


“哦豁,這就要開狀態了?有趣,有趣!”


戰錘砸來,陳罡這一錘,是想將他們四人砸廢,可怕公司避無可避,谷天歌催動著體內逐漸躁動的元力,將實力催發到極致。


眼見著這一錘轟然砸來,所有人皆是替谷天歌四人捏了一把汗。


“唧唧!”突然間,一聲清脆鳥鳴陣陣,谷天歌肩膀上,色彩斑駁的靈鳥,正歡快地啄著一塊小靈晶。


當這只靈鳥出現的瞬間,谷天歌面色當即一喜,


而在遠處,無數天驕見此,但凡能認出此鳥者,皆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清水百靈??!”


一向心如止水,內心平靜顯起波瀾的夢淑嫻,俏臉突然一變,她仿佛想起了什么,那日那人離去之時,肩膀上飛出的靈鳥……


“是他?”


這是一個疑問句,霎時在她心頭縈繞。


“笑?離死不遠,你還笑得出來?”陳罡嘲諷道,戰錘終是鋪面,方才還殺氣沖天的谷天歌,突然收斂了全數氣息,任由這戰錘襲來。


“等死?”


顯然不是,就在所有人驚悚之間,不知何時,一道詭異的身影已然悄然而至……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九圣巢,陳罡》。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丹神劍帝

晨溪涵

第九城主

迪諾哥

等春暖花開

沈夢云默天

空一傳

潑墨染青竹

山河表里

冰靈九畔

青樹下的旅館

紅豆薏米茶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国产熟女精品视频大全,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国产91看黄,色婷婷五月六月综合激情|日本道高清三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