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ztl"><noframes id="jhztl"><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menuitem>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span id="jhztl"></span></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video id="jhztl"></video></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ruby id="jhztl"><th id="jhztl"></th></ruby></menuitem><cite id="jhztl"></cite>
<var id="jhztl"></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激戰天驕》。

“這家伙雖然不敵,可張天鐸一時間也無法將其擊殺,果然強悍,這般戰力,同境界誰人能敵?若是讓他成長到凝神境巔峰,怕是就連圣子級別也奈何不得他!”


所有人駭然,林曄等一眾劍冢的人則呆若木雞,難以想象,這人的戰力有多逆天,同為凝神境巔峰,他連張天鐸一拳都接不下,而這個歸元境巔峰的家伙,與之對了一拳又一拳,卻依然活著。


“謹防有變,殺了他們!”


余辰秋動了,抬手間鎮壓天穹之勢,鎮壓向夜天行。


恐怖威勢,攜帶著大道威壓,在這股威壓下,虛空崩碎了又愈合,愈合了又崩碎,空氣瞬間被抽空,


他一步踏來,威壓漫天,臉上表情冷冽,漠然望著夜天行,仿若看著一具尸體,霸氣流淌間,令得所有人膽寒,不得不退避三舍。


夜天行微微皺眉,右手一握,墨念的那柄黑戟握在手中,戟身一動,霎時浩瀚元力奔涌,一股強大的威壓滌蕩開來,抵擋著余辰秋的威壓。


突然,余辰秋腦海一陣疼痛,耳朵里一片嗡鳴,識海中那枚絕品仙靈根竟是有一種要破開他腦海的沖動。


“怎么回事?”他腦袋有些沉,自獲得這枚絕品仙靈根以來,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異常情況。


“后遺癥?”他不解。


絕品仙靈根顫動了幾下,最終平靜下來,它像是很激動,又像是很害怕,它的情緒,他竟是難以弄明。


“嗡!”


一縷戟芒沖天而起,夜天行持戟而行,霸道威壓令人震顫,眼神凜冽,面具下眉宇間透著一股睥睨天下的王者霸氣。


“又是一個瘋子么?他竟然要挑戰余辰秋!”所有人目睹這一幕,他沒有退,反而主動向前。


“無知者無畏,你既然想找死,我便成全你?!庇喑角锬怀雎?,虛瞇的眼角蘊含森寒殺意,


轟!


蘊含大道之力的一掌揮下,粉碎了蒼穹。


夜天行沒有閃動,手中絕品寶器猛然揮動,將這攻勢輕然化解。


“九圣巢圣子就這點能耐么?”夜天行嘲諷道,毫不畏懼,他要借此與余辰秋一戰,了解兩者之間的差距有多少。


他步履上天穹,雄渾的元力如波濤般澎湃,恐怖的大道之力滌蕩天地。


黑發于罡風中狂亂而舞,獨立于天地間的孑然傲氣,彰顯著他此刻的霸氣。


無敵之勢!


真正的王者之心。


“敢于直面比他強大的對手,他若不死,將會是一個合格的對手?!卑滓狗悄樕蠎鹨獍喝?。


“可惜,他的境界低出一籌,而且,今日他必然得死在這里!”墨念沉聲道,心中恨得牙癢癢,后者從他這里拿了兩把天品寶器,竟然還抹除了寶器與他的聯系,這種事情,他絕不能容忍。


那家伙從一開始本就是他眼中的螻蟻,一時是螻蟻,一世都將是螻蟻,他絕不會讓這種事情有任何逆轉的可能。


“殺!”


夜天行暴喝一聲,暴起發難,天階絕品寶器散發無上神威,攻伐向前。


轟!


蘊含大道之力的威壓,令得余辰秋微微皺眉,他想象不出,一介歸元境巔峰的家伙的攻勢竟然能夠讓他動容。


“又是一個擁有無敵之姿的家伙,敢于挑戰圣子,實在是猖狂到極點!”凝神境巔峰高手動容,他們雖然是凝神境巔峰甚至觸及輪回境的高手,但卻根本不敢與真正的圣子攖鋒,實力有著質的差距。


他漠然殺來,目若星河燦爛,又如深淵深沉,涌動著凜冽殺意。


余辰秋隔空迎戰,操縱大道之力欲絕殺夜天行,未曾動用法器,想以此來證明他的強大。


可惜,他低估了夜天行的真正實力,不動用法器,根本無法奈何于他。


“還真是個棘手的家伙,不過,”他眼神一冷,“你的死亡已經注定!”


“滄海遺塵是個好歸宿,死在這里,也算風光!”他冷冷一笑,殺意沖天而起,一念之下一面陰陽八卦鏡陡然懸空,霎時恐怖威壓彌漫。


金光漫天,夜天行感受到無上威壓,擁有法器的余辰秋與沒有動用法器的顯然是兩個人,力量相差很大。


“咵嚓!”


夜天行周身的罡氣在其凜冽一擊下潰散,但所幸他的肉身極其強大,剩余力量的攻擊不足以傷到他的肉身。


“擋下了?!庇喑角镂⑽⑻裘?,墨念與白夜非等人也頓感驚訝,余辰秋這一擊可不弱。


“那便再吃我一擊!”


他雙手陡然結印,陰陽八卦鏡光芒大盛,璀璨金光洞穿虛空,那種恐怖不言而喻。


夜天行掄拳,攜帶著毀天滅地的拳頭轟擊向天穹的陰陽八卦鏡,緊接著人如影而至,手中黑戟神威大顯,天階絕品寶器隱隱有著靈兵趨勢,足見其強大之處。


凜冽的鋒芒在夜天行浩瀚元力注入的瞬間升騰,抵擋著陰陽八卦鏡的攻勢。


黑戟壓制著陰陽八卦鏡,令其無法發揮出真正威力。


余辰秋心念之間,雙手陡然合十,兩道巨掌從兩個方向朝他碾壓而來,蘊含大道之力的攻擊險些將他拍扁,好在肉身強大,借助著強大蠻橫的力量生生擋下了這一擊。


他喘了一口氣,心中了然,“余辰秋,很不錯,待我踏入凝神境之時,你若是未步入輪回,我勢必殺你證道!”他冷冷一笑,笑容玩味。


“可惜,你沒那個機會了?!?/p>

“不,我有的是機會!”夜天行猛然收回黑戟,一戟劃破虛空,“秀,走了!”他道了一聲。


那邊天空章天秀沒有動用靈兵,與張天鐸廝殺得不可開交,他渾身染血,血比之常人的血粘稠許多,且無比猩紅,當中血氣非凡人可以比擬。


“好本事,等我踏入凝神境,再找你一較高下!”章天秀抹了一口血漬,狂笑間破空而上。


“想走,沒門兒!”


墨念、余辰秋、張天鐸皆是在此時動手,夜天行手握黑戟,沉吸一口氣,霎時浩瀚元力狂涌向戟尖。


戟芒涌動,天地顫鳴,他舉戟狠狠揮下。


以戟當劍,乾坤一劍驚艷天地。


白夜非死死盯著這一劍,眼神微微凝縮,“乾坤一劍??!”


林曄等一眾劍冢弟子同樣看呆,這驚艷萬里河山的一擊,竟是那般的熟悉。


“這家伙,到底是誰?”


他們心中萌生一個疑問。


余辰秋襲來,墨念鎮壓向前,張天鐸狂嘯一聲,三人合力勢要將二人絕殺。


一道靈鏡高懸章天秀身前,威壓陣陣令得一眾寶器顫鳴,他將元力瘋狂注入其中,令得圣子級別都為之而忌憚的一擊,霎時洞穿向三人。


三人陰沉著臉,攻勢受阻。


夜天行漠然凝視,接著一步踏入虛空裂縫,章天秀緊隨其后。


正當二人準備撤離之際。


天地間一陣霞光閃爍,遙遠的虛空外,一道光束撕裂一重重虛空,洞穿向了虛空裂縫中的章天秀二人。


真正稱得上毀天滅地的一擊,隔著遙遠距離,令人膽寒,感受到這股波動,所有人頭皮發麻。


“仙器??!”


夜天行面色驟變,渾身寒毛不由豎立,他猛然閃掠,章天秀沒有絲毫猶豫朝著另外一方閃躲。


轟??!


恐怖一擊,崩斷了虛空亂流,差點將二人絕殺。


毛骨悚然,夜天行劫后余生,險險躲過一劫,所幸這仙器一擊并未在附近,操縱仙器的人隔著百里之遙。


虛空亂流中掀起了風暴,夜天行被風暴卷入,章天秀不知所蹤。


“嗡!”


余辰秋三人撕裂虛空沖入亂流,恐怖元力席卷,三人的神識在亂流中搜索著夜天行的位置,操縱法器勾動大道之力,要將夜天行鎮殺于此。


“秀!”席卷的風暴亂流中傳來夜天行的大喊聲,他的識念朝著被崩斷的亂流另一方涌去,卻并沒有發現章天秀的氣息。


“糟了,被沖散了?!币固煨忻嫔怀?,驟然間三股恐怖的氣息朝著他所在的亂流席卷而來。


手中黑戟揮動,引動大道之力將這片虛空徹底崩碎,虛空亂流狂涌,替他擋下了部分攻擊,凜冽的金光璀璨,突破亂流最終還是轟擊在了夜天行身上。


“咔擦!”


“噗!”


骨骼斷裂的聲音清晰可聞,一口鮮血噴薄而出,他再度跌入亂流風暴,被卷向遠方。


“追,不能讓這小子跑了!”


余辰秋冷喝,天穹上所有凝神境高手皆是在此刻出手,浩瀚元力奔涌著,將這片天穹撕裂,所有人都踏入空間亂流,奈何狂暴的空間亂流肆虐著差點讓得凝神境高手卷入,被空間亂流卷起,一旦卷入更強烈的亂流風暴,將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


“算了,別再深入,這家伙已經被空間亂流風暴吞噬,又受了重傷,必然九死一生,我們不必為了一個將死之人以身犯險!”一名凝神境高手沉聲道。


別說是凝神境高手,就算是臨仙境高手若是被卷入了恐怖亂流風暴,也很可能回不來。


“可惜了,如此多的仙靈就陪著這兩個家伙埋葬空間亂流!”


“可恨!”


“也不知道哪里闖出來的兩個家伙,竟然將我們的局勢全部打亂!”


余辰秋、張天鐸、墨念臉色難看到極點,九圣巢的弟子被章天秀和夜天行殺了不少,體宗的三名年輕俊杰亦是死在了二人手中,專門為了鎮殺二人從宗派里借出來的靈兵最終也落到他們手中,可謂損失慘重,墨念同樣如此,一陣肉痛,天階絕品寶器價值連城,那是他煉化的法器,壓根就沒想到化元境的家伙能夠將其神識抹除。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激戰天驕》。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卡耐基

養只貓撓你

統計學

甄細魚

野瞳番外

久陌離

大唐一品

一劍酒中醉

引魂曲

嘯天鎮岳

神武乾坤

一人守長安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国产熟女精品视频大全,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国产91看黄,色婷婷五月六月综合激情|日本道高清三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