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ztl"><noframes id="jhztl"><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menuitem>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span id="jhztl"></span></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video id="jhztl"></video></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ruby id="jhztl"><th id="jhztl"></th></ruby></menuitem><cite id="jhztl"></cite>
<var id="jhztl"></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沐青穎的心魔》。

夜天行在旁側等待著沐青穎她們的到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夜天行突然發現一個普遍現象,通過第一關的幻境似乎與本身的實力無關,有些凝神境巔峰的強者亦是在不少頂尖高手之前率先通過了第一關。


“此幻陣,考量的并非個人實力,而是個人心性,越是心如止水,越能在更快的時間里走出幻陣!”


“這些天驕的心性,高下立斷!”


“如此說來,心中顧慮越多的人,越難以走出這幻陣咯?”外界外千觀戰者皆是在議論著場中形勢。


他們身在太玄峰外,自然不清楚夜天行等一眾處于盛宴之中的天驕的體會以及感受,他們所能看到的便是所有人在太玄峰上行進的速度非常緩慢,可以說是步履維艱。


“過了,終于過了!”一名凝神境巔峰的青年天驕朗聲喊道,高興至極,他轉過身望向山下,赫然發現諸多比他實力強出許多的天驕還被困在幻境中,一抹強大的自信頓時涌上心頭。


嗡!


一道鏗鏘之音在這天地間響徹,夜天行循聲望去,赫然便見到黑白兩道光束突然破開了幻境的一角,青年身穿銀色錦袍,周身上下黑白兩種光芒涌動,一股令得夜天行都為之而心悸的恐怖波動自其身上席卷開來。


“龍勝天,是龍勝天!”突然有人驚聲喊道,青年氣息雄渾,面含清霜就這般輕然闖過了第一關的幻境,而在他前腳剛剛走出后,緊隨其后走出的是與夜天行有過一戰的龍勝男,相比于龍勝男,這龍勝天的實力才叫真正的深不可測。


“龍勝天,竟然真的是他,他不是應該已經踏入輪回了嗎?怎么實力又被斬落半截?”不少人驚聲詢問,十分不解。


“這群星盛宴,他豈能錯過,自然是一直壓制著境界,而今群星盛宴到來,他自然會出現來會一會各域天驕!”


“我曾記得他說過一句話,真正的強者,當踏著強者的軀體踏云而上!”


一個真正抱有無敵之心的天驕。


“一個百戰而無一敗績的家伙,如此之多的天驕中,不知誰能與之一戰!”所有人動容,同時也很期待,期待出現一個能與龍勝天一戰之人。


“吼!”


夜天行站在傳送門前,目光若有若無地凝視龍勝天,似是察覺到了夜天行的關注,后者側過臉,漠然的臉上竟是掀起一抹淡淡笑意。


“哥,看什么呢?你認識的人?”龍勝男出聲問。


龍勝天玩味地望著夜天行,接著搖頭,“不認識,但直覺告訴我,他會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對手?!?/p>

“他?”


“一個凝神境巔峰的廢材而已,也只有北冥朗手底下那些廢物才應付不了他,如若我出手,對付他不出三招!”龍勝男冷笑著盯了夜天行一眼。


夜天行見此,回以一笑。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不少高手皆是闖出第一關的幻境,自各個傳送門進入了第二關。


“夜兄,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之快!”谷天歌沉吸一口氣,亦是自其中走了出來,而隨著谷天歌的走出,秦蕭然以及葉長舜也相繼闖出第一關的幻境。


“江中月被困在了幻境中央,一時半會怕是走不出來,青穎和谷豪已經臨近終點,要不要幫幫她們?”


“怎么幫?再走進去將她們帶出來?”葉長舜搖頭,“別做夢了,好不容易從里面走出來,再走進去,誰能保證再走得出來。


“也不無道理?!?/p>

一行八人,眼下只走出了他們五人,夜天行微微皺眉。


就在這時,原本緩慢行走著的沐青穎停下了腳步,輕紗掩蓋的面容,一雙靈動眼眸緊閉,只是那烏黑深沉的眉梢之上,竟是涌上了點點寒霜。


夜天行神情突然微微一變,自沐青穎的身上,他察覺到了一股奇怪的波動,一股強大的力量似乎壓從她的體內破體而出,此刻的后者表情也慢慢變得猙獰了兩分,似乎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他的氣息!”谷天歌同樣察覺到了沐青穎的異樣。


“她似乎要突破了!”秦蕭然亦是變色。


“什么?突破?在這里突破?”


夜天行陷入了短暫的沉思,搖頭道,“她應該是遭遇到了麻煩,氣息變得虛浮,如此即便突破也并非水到渠成,長期以來打好的根基將會被毀于一旦!”


天擁城廣場上,姬蘭見此,美目中頓時浮現一抹冷暗,“這么多年過去了,這丫頭,還沒放下嗎!”她玉手微微握攏,替沐青穎擔憂起來。


“這么下去,情況不容樂觀,若不能及時走出這片幻境,這丫頭很可能會被迫突破,多年根基怕是毀于一旦!”祝焱以及羅言皆是開始擔心。


太玄峰內,傳送陣前,等了一陣之后,見到越來越多的人通過第一關,葉長舜等待得有些不耐煩。


“通過第一關的人越來越多,再這么下去,我們將會遠遠落后于人?!?/p>

“前面還不知道將要面臨怎樣的關卡,不如,我們先行離開,去前面替他們鋪好路?”秦蕭然提議道,谷天歌倒是沒有說話,而是將目光轉向了夜天行。


“事到如今,我們也只能兵分兩路,谷兄,你們四人先去,我在這里想想辦法,我們在前路匯合?!币固煨谐谅暤?,話音之間,佛音絕唱,他竟是再次踏入了幻境之中。


“這家伙沒瘋吧?”葉長舜很是不能理解,“算了,讓這小子去瘋吧,我們先走?!闭f著,他竟是獨自一人跨入了傳送陣中,光芒涌動,他的身形頓時消失在眾人視野之中。


“表哥,當務之急,我們應該聽夜兄的,分兩批,我們去前面探探路,在前面等他們?!?/p>

“谷豪說得對,既然夜兄能夠重新走進去,應該是有把握,這里我們便不必再等,先去前面探路!”


猶豫一瞬,谷天歌點頭,與三人緊隨葉長舜而去。


夜天行剛剛跨入幻境,便迎來了外界不少議論聲,早早便走出幻境的人,在等待了很長時間之后,又重返幻境,不少人給夜天行扣了一個愚蠢的帽子。


嘭!


只聽一陣奇怪的破風聲傳來,谷豪突然鬼叫了一聲,緊接著整個人朝前飛了出去,瞬間脫離了幻境,跌落在傳送門前。


“誰,是誰擾了大爺的美夢!”谷豪喊了一聲,回過頭,卻看到夜天行正在幻境中穿梭,身于幻陣中時,他所能看到的不多,但卻都是他想要看到的,而今脫離幻境,才能看清到底有多少人被困幻境之中。


“果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谷豪回過神來,他一直被幻境所迷幻,甚至一度以為幻境之中的一切都是真的,而今脫離幻境才真切的發現自己剛才陷得有多深。


心有余悸之時,腦海中卻響起了夜天行的傳音,不由地感覺到震驚,難以想象,夜天行是如何做到的。


“夜兄,那我走了,你趕快帶著沐姑娘出來,我們在前路匯合!”說完,谷豪亦是一頭扎進了傳送門。


幻境之中,夜天行腦海里佛音絕唱,整個人處于一種空靈的狀態,識海中默念著那道口訣,一時間,眼前虛妄的一切,竟是再度變得真實。


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幻陣中沐青穎所處的位置,這幻陣似乎對他已經沒有了任何影響。


無法想象,因為腦海中的這道口訣,這強大的幻陣,竟然再對他起不了任何作用。


在他腦海中留下這道神識傳音的人,到底是誰?他為什么要幫自己,這些都是夜天行有些想不通的。


不過,當務之急,他得阻止沐青穎突破。


他靠近沐青穎跟前,卻陡然間被一股寒霜凍得神魂一顫,這種寒意深入骨髓,絕不僅僅只是功法的原因,而是真真切切來自于她的體內。


“屬性覺醒?”夜天行微微一驚,難不成這丫頭真的要突破了,且即將覺醒冰屬性,非荒體,卻覺醒了屬性,可見其天賦之強。


“沐姑娘!”夜天行嘗試著想去喚醒她,但顯然即便靠在她近前,這般呼喚也無濟于事,反而其體內的氣息越發的恐怖起來,那種寒冷在加劇,霎時,她渾身戾氣橫生,殺氣沖天,輕紗下,她的表情變得極其的難看,仿佛在經歷著極其恐怖的事情,她的身軀開始抖動,氣息變得極其的混亂且浮躁。


“還真是有些麻煩?!彼@然是心魔在作祟,讓她淪陷進了幻陣之中。


夜天行躊蹴,他不清楚這丫頭的過去到底經歷了什么,但是這種幻陣,心中若是心魔越根深蒂固,那么越難自幻境中脫離出來。


“怎么搞呢?”夜天行一時犯難,手指不斷地敲擊著額頭。


以他現在的手段,的確可以出手助她一臂之力,讓她從中蘇醒,但是,對于她而言卻并沒有什么好處,這種地方實則也不失為一個除去心魔的好地方。


若是能夠憑借著幻境,將心魔徹底除去,對于她而言,未來的修行路好處良多。


成王者,當無所畏懼,心魔是一道坎,想要在修煉的道路上一往無前,成為真正的至強者,那么心魔必須得除去。


躊蹴地打量著殺氣騰騰幾乎已經變得狂躁不安卻又像是在害怕著什么的沐青穎,夜天行躲在一旁,沒有急于出手。


“如果你能克服心魔,那這對于你而言,便是一場造化,我便在此處,等你一等!”他喃喃道,話音間,他走過去,手掌貼著她的小腹,一股元力隨之度了過去,將她的奇經八脈段時間封住。


“這小子在干什么?怎么不喚醒她?”祝焱皺眉,旁側的姬蘭亦是相當的擔心。


沐清穎的額頭以及臉頰上在淌汗,汗珠滾滾,浸濕了她的輕紗,他伸出手,食指將她兩鬢的秀發順于耳后,以免被汗水浸透,只是手指卻不輕易間勾到了鬢角的輕紗,以至于那潔白的輕紗,竟是自她的俏臉上脫落下來。


而當輕紗脫落的瞬間,一張俏臉出現在夜天行的視野之中,霎時,他愣住了。


他的眼瞳微微放大一點,臉上掠過一抹驚艷。


這是一張絕美的容顏,棱角分明而精致的輪廓,彎彎的柳葉眉,烏黑而秀長的睫毛,白皙無瑕的肌膚在淡沫的微光中玲瓏剔透,薄薄的雙唇間,有著一顆水珠輕盈劃過,如楊枝玉露,清冷的面容,在漠然中,如同苦守廣寒仙闕中的上仙。


只是這樣一張本應被俗世所稱贊的容顏,卻被一道略顯猩紅的刻痕所糟蹋。


“這,就是你輕紗下所隱藏著的秘密么?!?/p>

夜天行一嘆,如此絕美的面容上,卻有著這樣一道猩紅的刻痕存在于耳鬢,對于一個愛美的女人而言,這或許比殺了她們還要來得痛苦。


夜天行并不知道,這張面具,不僅是掩去了她的臉,還掩去了她的心。


她的表情有些猙獰得可怕,想來,她正經歷著內心深處最黑暗的記憶。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沐青穎的心魔》。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黑色彌撒

48號小鞋

特工狂后

風雨無悔

工廠下

寒笠

煮夫影帝

陸飛

摸金令

霍庭

焰絕天下

老虎豆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国产熟女精品视频大全,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国产91看黄,色婷婷五月六月综合激情|日本道高清三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