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ztl"><noframes id="jhztl"><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menuitem>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span id="jhztl"></span></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video id="jhztl"></video></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ruby id="jhztl"><th id="jhztl"></th></ruby></menuitem><cite id="jhztl"></cite>
<var id="jhztl"></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殿比第二》。

“劍冢劍典中的秘技,乾坤一劍,這小子怎么會?”此刻,饒是以諸位殿主的心境也暗感震驚,這等秘技顯然都是各大宗派的秘密,外人哪有參悟的機會。


“劍典乃是劍冢劍技核心所在,乃劍冢老祖所創,含數十代至強者的心血,西川古寺的九天太玄經,外加劍冢的乾坤一劍,這家伙偷都是從哪偷學來的?”


“鏗!”


蒼穹上,凜冽的劍氣勢如破竹,就連呂頌賢周身的護體罡氣都差點被斬開,最終在其身前半尺處化作點點元力碎片,融入虛空之中。


天地再次歸于平靜,清風徐來,呂頌賢嘴角掀起一抹苦澀,“我認輸,夜兄果真狂人也!”


呂頌賢也看出來了,這一劍之威即便是他都無法承受住,后者在不是巔峰的情況下還留手,若是動用全力,他或許會在這一擊下遭受重創狼狽不堪,夜天行給足了他面子給了他臺階下,他自然順勢而行。


“彼此彼此,我底牌盡出,而你卻并未動用真正的底牌,不是嗎?”夜天行也能夠感受到,呂頌賢似乎有所保留,至少他并沒有催動強行提升實力的秘法,若是如此,他想要取勝,并不容易。


“排名而已,我輩并不在乎,早已心如止水,我們都是翰林軒弟子,并非敵人,所以用不著生死相信,不是嗎?”呂頌賢云淡風輕般笑談,顯得十分坦然,這種直爽的性格倒是讓夜天行生了幾分好感,這種人的思想顯然比杜潮生之流要友好出太多。


“接下來還有一場惡戰,好好調整狀態,我們的對手,是海清宮?!闭f著,呂頌賢淡然踏下虛空,回到了風神殿,


夜天行與徐倩玲將開啟最終一戰,徐倩玲深知夜天行不在巔峰,也了解自己的實力,兩次輪空已經是運氣,玄血丹雖然珍貴,但她還不至于以這種方式勝過夜天行去獲得。


“我認輸!”徐倩玲莞爾一笑,眉黛間對夜天行投來一抹贊許之色,同為紫嵐殿弟子,夜天行替紫嵐殿爭了光。


我認輸三個字很簡單,這三個字本應該從夜天行口中說出來,卻被徐倩玲搶先,這讓得他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他的目標并非玄血丹,而是排名第二的獎勵,那一塊巴掌大小的仙金。


“師姐,您若是在此時認輸,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币固煨羞B忙開口,生怕她直接走回紫嵐殿。


“如果你在巔峰,我不是你的對手,同門之間,勝之不武并非我的風格?!彼p然言語,同樣顯得很坦然。


“但我并不在巔峰,你兩次輪空那是運氣使然,修行一途,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他極力勸道。


眾人見此,頓感奇怪,“這家伙在搞什么?倩玲師姐認輸他便是第一名,為何要他反而要極力勸阻?”


“莫不是,他還想戰敗倩玲師姐,以此來凸顯他的實力之強勁?”


“不會吧,他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沒必要再多此一舉吧?”


夜天行的舉動不僅是令眾弟子費解,就連一干長老以及殿主和軒主都略感疑惑。


“他在想什么?”谷天歌和谷豪皆問,第一名能夠獎勵兩顆玄血丹,玄血丹的價值并不低。


“或許,他根本不在乎玄血丹?!便迩喾f想到什么,輕柔開口,眼神中若有所思,她想起夜天行曾用仙草喂嘟嘟,仙草的價值遠在玄血丹之上,能夠將仙草都這般大方喂嘟嘟的人,又豈會在乎區區兩顆玄血丹?


“那好吧,我尊重你的選擇,與你一戰,不過,我和呂師兄一樣,你若能接下我一擊,我便認輸!”徐倩玲道。


夜天行滿口答應,接著便等待徐倩玲出手。


當徐倩玲強大的一擊醞釀而出,朝著夜天行襲來之時,她這一擊雖然強大,但并不覺得能對夜天行造成威脅,畢竟強如呂頌賢這等頂尖強者都不是其對手,何況只是凝神境巔峰的她。


然而當攻勢來臨之際,爆炸的波風在與夜天行相觸碰的瞬間席卷開來,緊接著便是見到夜天行的身形重重地砸進了大地之中。


主殿上,幾位殿主以及谷翰林還有他身旁的老者皆是感覺不可思議,后者壓根就沒有抵抗……


無數人懵了。


就連徐倩玲也懵了,夜天行就這么敗了。。。。


“我算是看出來了,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這家伙怕是對倩玲有好感,想將這到手的第一拱手想讓?!惫群擦稚韨?,老者捋著胡須暢然一笑。


眾人殿主聞言,也不得不相信,如今的結果,這或許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倩玲這丫頭果真是招人喜歡,這樣的結局也好?!惫群擦忠嗍切Φ?。


所有人看來,夜天行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在向徐倩玲表好感,在展示他的決心。


這樣的結果,令得不少弟子不開心,卻又令不少弟子非常的舒心,夜天行表現出來的實力太過耀眼,這等天才人物自然會令不少女子著迷,只要夜天行不對沐青穎下手,那便足夠。


這之中最應該感到慶幸的是杜潮生與葉長舜之流,他們向來都是沐青穎最狂熱的追求者,宗內弟子皆知。


“師姐果然強大,天行佩服,輸得心服口服!”大地中,彌漫的煙塵里,夜天行走了出來,抖落一身灰土,甘愿認輸。


徐倩玲腦子里嗡嗡作響,顯然不明白夜天行此舉意欲何為。


只是聽著諸多弟子的議論聲,她白皙的俏臉上不由生了一抹緋紅。


護殿使宣布了結果,單人殿比到此結束,第一名徐倩玲,第二名夜天行,第三名呂頌賢。


前五的人還得加上杜潮生與王朝,因為杜潮生一時半會無力再戰,王朝則自然排名第四。


“你們之中,可有要發起挑戰者?”殿比結束,護殿使便開始繼續接下來的流程,夜天行五人都擁有著挑戰資格,沐青穎、葉長舜、谷天歌、谷豪、秦蕭然五人,他們才是翰林軒真正意義上最為頂尖的五人,且有著各自的單獨居所。


“挑戰,挑戰!”一時間,各方喊聲震天,無數弟子期待著夜天行向最頂尖的五人發起挑戰,因為在翰林軒,五人的地位已經許久沒有被撼動過。


“以這家伙現如今的狀態,應該還不至于傻到挑戰吧,他已經無力再戰!”


“不一定,他與葉長舜恩怨不淺,這一戰或許會挑戰葉長舜,二人間必有一戰!”


‘“如果是我必要挑戰,一旦挑戰成功,那將是一種榮耀,也是向他人最好的證明,且獎勵將十分豐厚,修煉環境也不是其他弟子可以比擬的!”


“夜天行,挑戰!挑戰!”有人高呼他的名字,希望他能夠向上發起挑戰。


呂頌賢、杜潮生、王朝以及徐倩玲皆是放棄了挑戰,眼下只剩夜天行一人還未做出決定。


他沉思了一瞬,幽暗的瞳眸在主殿位置的五人身上一一掃過,當目光落在葉長舜身上,四目相對,肅殺之意微生。


葉長舜心頭微微一凜,眼神中盡是森然色:來吧,向我發起挑戰。他嘴角微微咧開一抹弧度,十分的挑釁。


他渴望與夜天行一戰,要一雪前恥,并且要替他弟弟葉長禹出一口惡氣。


夜天行目視著他,沉吟了數秒,隨即回以冷笑,接著漠然轉身,只留三個清冷的字眼在天地間回蕩:“我放棄?!?/p>

說完,他踏向主殿位置,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對于夜天行的選擇,諸多人都顯得很是不解,又有很多人則覺得這是明智選擇,他并不在巔峰,此時挑戰,必輸無疑。


“還是慫了,他現在的實力與葉長舜相比,還有些差距,不過假以時日,未必不能戰勝葉長舜,”


“可惜,少了一場精彩的對決,害我白期待一場!”下方議論聲一片。


回到位置,谷天歌微微向其點頭,“明智的選擇?!?/p>

夜天行笑了笑,“呂頌賢的那句話影響了我,不然,我可能真的會發起挑戰?!边@是他的玩笑話,夜天行從一開始便沒有發起挑戰的打算,他已經充分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他與葉長舜之間會有一戰,但并不是現在,正如呂頌賢所言一樣,他需要保存力量,迎接與海清宮的戰斗。


相比于對付葉長舜而言,他有了更想與之交戰的對手,海清宮的狂刀熊震海,如果有機會,他想將其廢在這里。


畢竟,他曾坑過他與章天秀。


一想起章天秀,夜天行就有些擔憂起來,也不知道這家伙到底有沒有從空間亂流中脫身,若是脫身又去了哪里,到處都沒有他的消息。


不過有雷劍護身,章天秀脫離虛空亂流的幾率很大,眼下他只能祈禱他還好好地活著。


隨著夜天行的放棄,護殿使再次宣布了接下來的事宜,由于與海清宮之間最頂尖的弟子要相互切磋,群體比賽將被往后推移。


“今日比賽,諸位參賽者也累了,明日清晨翰林軒前十人將與海清宮的弟子進行切磋,明日清晨廣場再聚!”護殿使宣布結果后,人群散場,谷翰林在與夜天行交代了些許事情后也隨即離開,紫嵐殿的所有弟子全數朝夜天行涌了過來,夜天行顯然是替紫嵐殿長了臉。


“喂,這玄血丹給你吧?!毙熨涣岢固煨凶邅?,蓮步款款間帶來一縷香風,她美得出塵,讓不少男生為之迷醉。


“你獲得的獎勵,為什么要給我?”夜天行不解。


“明知故問,你這演技也太假了吧?!毙熨涣崞擦似沧?,裝著玄血丹的玉盒朝他飄了過來。


夜天行一笑間袖袍一揮,玄血丹又送還了回去,“師姐,這是你應得的,我有它足夠?!币固煨袚P了揚手中的一塊巴掌大小的仙金。


“仙金雖然珍貴,但似乎比不上玄血丹吧?!彼€是想將玄血丹給予夜天行。


“玄血丹對別人而言或許很珍貴,但對我而言,仙金比它珍貴得多,所以師姐便安心收下吧,而且我才剛剛踏入凝神境不久,實力剛剛穩固,玄血丹現如今根本用不上?!币固煨袥_徐倩玲擺擺手,拒絕了她的好意,接著便在夏鴻卓他們的陪同下回了自己的小竹居,實則谷翰林給他安排了更好的住所,但被夜天行拒絕了,這片小竹居環境清幽,非常適合居住。


休息了一陣,他去見了秋尚平與秋躍明,二人自是對他一番夸獎,秋尚平十分欣慰。


“天行,軒主已經在靈泉池給你開辟了一方小天地,有空你便可以去靈泉池中修煉了,在那里修煉一日,等同于在外界修煉起碼十日!”


“天行記住了?!?/p>

“天行,這一戰你可是打得相當漂亮,沒想到連觸及輪回的頂尖高手都不是你對手,假以時日,你必然會是翰林軒年輕一輩第一人,強如當年的邊兆良!”秋躍明稱嘆。


“兄長謬贊了?!币固煨兄t虛道。


與秋尚品父子一同吃完飯又喝了點小酒,夜天行回到了自己的竹居,開始沉淀今天戰斗所得來的感悟。


時間就這般緩緩流淌著,不多久便來到了夜里,夜天行正睡得香,竹居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將他從睡夢中驚醒。


“誰?!”


“天行,是我,不好了!”秋躍明突然慌張出現,在他身旁還多出了另外一名青年男子,年歲不過三十模樣,長相與秋躍明有著幾分相似,見二人神情,夜天行微微皺眉。


“義兄,出什么事了?”他連忙翻身下床。


唐三中文網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殿比第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拾寶生涯

庚三金

毒醫狂女

冬眠的龍凰

武逆乾坤之混沌主宰

不做鴿子精

墨色芳華

戰神為婿

戰星圣魔

直折劍

青樹下的旅館

寧雨柔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国产熟女精品视频大全,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国产91看黄,色婷婷五月六月综合激情|日本道高清三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