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ztl"><noframes id="jhztl"><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menuitem>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span id="jhztl"></span></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video id="jhztl"></video></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ruby id="jhztl"><th id="jhztl"></th></ruby></menuitem><cite id="jhztl"></cite>
<var id="jhztl"></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戰余奉元》。

夜嵐驚得掩住了小嘴。


“哥哥,你的實力?”夜嵐吃驚問。


見到夜嵐,夜天行心中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沉了下來,微微一笑,這笑容中滿是釋然與心疼,“放心,從今往后,哥哥不會讓任何人再欺負你?!?/p>

夜天行一拳蠻橫地將木制囚籠砸開,夜嵐的腳上帶著鐐銬,鐐銬上有禁制,封禁著她的元力。


夜天行走上前,伸手觸摸,禁制上有著一股無形的力量正在化解他的元力,讓他聚集的元力瞬間消失。


他微微皺眉,心念一動,一股吞噬之力悄然彌漫,將鐐銬上的禁制力量直接強行吞噬,然后微微用力,鐐銬便是被輕易解開。


“哥,你的實力,比一年前強大了太多!”夜嵐驚聲道,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小丫頭的實力也從淬氣巔峰達到了化元。


“你也不差,走,我帶你離開!”


“哥,九圣巢的那位長老呢?”


“似乎是有事離開了,趁著這個空檔,我們趕快離開!”


“三宗的人會放我們離開?”


“放心吧,三宗的人不敢對我們動手?!闭f著,夜天行拉起夜嵐,身形一閃掠出了這片空間。


值到夜天行消失,那在地上喋血的兩名弟子這才重重地喘了一口粗氣,他們渾身冒汗,方才被夜天行的氣息籠罩,壓抑得幾乎無法呼吸,那種森寒壓迫,他們從未感受到過,處于其中,讓人絕望。


后山中,秋尚平與無憂子在山前等待,無數三宗弟子以及護衛皆是駐足遠觀,不敢靠近。


“師叔,不跟我們一起走嗎?”夜天行凝望虛空,那里有一股熟悉的氣息。


李光培聞聲,搖了搖頭,“天行,你們先行離開吧,師尊處理完后續事情,會去找你?!?/p>

“走吧,他作為殿主要交托的事情太多,暫時無法隨我們離去!”無憂子亦是出聲,現如今是爭分奪秒的時刻,若等到九圣巢的長老折返,事情就麻煩了。


“恩?!币固煨悬c頭,秋尚平袖袍一揮,紫金梭出現,四人跨上紫金梭,頓時破空而去。


“師叔,照顧好自己,三宗兄弟,山高路遠,后悔有期!”


“夜師兄保重!”三宗里有弟子喊道,他們之中有不少人曾受過夜天行的照拂,心存感激。


秦艷與王云霄到了此刻,心中依舊復雜無比,前者的心中更是有些懊悔當初的決定,當然,誰又能料到,當初任誰看來都將成為廢材的夜天行,竟然在短短的一年多時間里,竟然能成長到這種地步。


三宗的虛空之上,兩股暴戾的氣息突然破空而來,陳伯庸與一名老者并肩,下一瞬,一股神識掃來,那名老者頓時又消失在了虛空之上。


“夜天行等人呢?”陳伯庸怒聲問。


“回長老,他們已經走了!”


“該死!”陳伯庸面色陰沉。


“陳伯庸,你竟然通風報信!”李光培踏來,煞氣橫生。


“哼,我不過是做了該做的事,九圣巢若不抓住這小子,我們三宗將遭受責難!”


李光培心生擔憂,怕夜天行幾人出事,準備破空追去,被黃宏生阻攔了下來。


無數三宗弟子見此,知曉夜天行幾人怕是在劫難逃。


紫金梭上,幾人的神識覆蓋在四周,感知著四野的風吹草動。


“哥哥,我們要去哪里?”夜嵐膩歪在夜天行身旁,小聲詢問。


“翰林軒?!币固煨休p撫丫頭的腦袋,將她略顯凌亂的發髻束于耳后,一年多的時間不見,當初略顯稚嫩的丫頭,也變得成熟了許多。


“翰林軒?”夜嵐眼瞳中帶著一絲迷茫,她平日只顧著修煉,又很少出宗門,自然對外界的事了解不多。


“一個比三宗要大很多的宗派,可以與九圣巢比肩?!?/p>

聽到這,丫頭的臉上這才露出一抹欣喜之色,“那九圣巢以后是不是就不敢找我們麻煩了?”


夜天行笑著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天穹之上,虛空突然扭曲,一股恐怖煞氣自虛空外傳來,虛空突然被一道恐怖的力量蠻橫撕裂,亂流奔涌呼嘯而出,一道驚天的破空聲宛若巨龍長嘯,在眾人耳際乍響。


夜天行、無憂子、秋尚平均是變色。


“天行,你們先走,師傅來阻擋他!”無憂子心中早已有所打算,一股蠻橫的氣息頓時沖天而起。


“走?往哪走?今天你們誰也別想走!”九圣巢長老余奉元掠至,神情陰翳,煞氣奔涌,輪回八重天的可怕威壓在這天地間縱橫肆虐。


“還是被追上了么?!鼻锷衅缴钌畎櫰鹈碱^,沉吸一口氣,“天行,你帶著小嵐先走,我與你師傅一同攔他!”


“老鬼,你帶他們二人離開,你不在他們身邊,我放心不下!”無憂子沉聲道。


“你當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可是以你的實力,根本攔不住他,唯有我二人聯手,方有一線希望!否則,我們誰都走不掉!”秋尚平心中也有了決斷。


此刻千鈞一發,兩位長輩早已看淡生死。


夜天行心中一暖,感激不盡。


“哥哥,怎么辦?!币箥购ε掠謸?。


夜天行輕撫她的頭,安慰道,“沒事,有哥哥呢?!闭f著,他站起身,沖兩老微微躬身行禮。


“師傅、師伯,您二老不必擔心,帶著小嵐先走,我來攔下他,我們在翰林軒匯合?!币固煨械?。


兩人一聽,頓感荒謬。


“天行,你在說什么傻話?開天境和輪回境猶如鴻溝般的境界跨度,你怎么阻攔他?”


天穹上,余奉元聽到夜天行的話,忍不住譏笑了兩聲。


“哦?是嗎?”夜天行嘴角掀起一抹玩味色,“老東西,當年你剝我靈根,而今又傷我師尊,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這荒山野嶺,便是你的埋骨之地!”


話音間,夜天行踏空而起,暴戾的氣息,充斥著無匹的霸道,然而這令得無數同境界的高手震撼的恐怖氣息,在余奉元面前,就像是小孩子在胡鬧一般。


不知天高地厚!


“天行,回來,別胡鬧!”


“師傅師伯,放心吧,今天,余奉元必然死在這里!”夜天行一笑,下一刻間,這方天地,突然被一股恐怖到令人頭皮發麻的氣息充斥,無形中,一股強大的妖力沖天而起。


“這是……??!”


發生了什么?秋尚平與無憂子心頭皆是震撼,余奉元死死地感受著這股波動,神情突然變得無比凝重。


“這強大的妖力是……”


就在此刻,天地間響起一聲顫鳴,夜天行被一股猩紅妖力包裹,黑發變紅發,于肆虐的罡風中狂亂而舞。


夜天行踏足,手中妖刀月飲凝現,他的氣息頓時攀升到了極致,這是他踏入凝神境后第一次使用月飲。


“殘缺仙器!”余奉元死死地盯著夜天行,面容難看到極致,“是你?!”


“不錯,是我!”夜天行嘴角掀起一抹森冷弧度,霸氣踏向前方,手中月飲連揮三斬,這方天穹為之崩塌,虛空被撕裂,二人陷入了虛空亂流之中。


無憂子與秋尚平相視一眼,皆是從瞳孔中看出了駭然。


“沒想到去年葬神淵一戰的獲利者,竟然是天行!”葬神淵一戰,消息傳遍了四方,二人自是聽說。


“師伯、師傅,哥哥不會有事吧?”夜嵐擔心道。


無憂子輕笑了一聲,面容上有著一抹釋然,妖刀月飲一出,無憂子知曉,天行便已然處于了不敗之地。


“放心吧丫頭,你哥哥不會有事?!?/p>

虛空亂流之中,亂流如海嘯,妖力沖天,鋒芒蓋世,飲月之鋒,鬼刀之妖的月飲強大無匹,在夜天行的元力支撐下爆發了無上神威,


夜天行的境界今非昔比,元力的雄渾程度也非去年可比,今日一戰,他勢必要將余奉元斬殺于此。


轟!


虛空不斷崩塌,亂流不斷涌向虛空之外,一座山體被洞射的鋒芒波及,破碎成無數碎片。


“好,很好,今日殺了你,既能得到仙靈,還能得到仙器,一舉兩得!”余奉元強勢無比,輪回八重天的巔峰存在,自然不是普通輪回境可以比擬,他無比強大,抬手間的力量令得手持月飲的夜天行也感到棘手。


“想象力不錯,但今日我說過,必要親手將你誅殺于此,我與九圣巢的恩怨,今日是一個開端!”


他霸氣無匹,手中月飲翻轉,猩紅鋒芒乍現,余奉元身上出現了血色漣漪。


夜天行再次出擊,乾坤一劍揮斬而出,這方天穹完全被破開,恐怖的一劍,令余奉元也感到無比的忌憚。


二人與虛空亂流中交戰,自蒼穹這端戰至蒼穹那端,毀天滅地的力量驚動了山川四野的散修,以及周遭不少小宗派和小世家,無數修者朝著這片虛空趕來,欲探個究竟,卻不敢靠近,這任何一絲的余波都足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這一戰持續了一陣,余奉元渾身染血,狼狽不堪,在夜天行手中遭受重擊,手持月飲的夜天行戰力無雙,觸及化虛的存在他也不怕,何況是余奉元。


“噗!”


一口精血噴吐而出,余奉元終是狂怒,將戰力強行提升到輪回境巔峰,要與夜天行決一死戰。


“今日,定要你生不如死!”


“妄想!”夜天行漠然冷笑,殺意無匹。


天驚地動之間,一輪斬擊如同月牙粉碎虛空亂流,余奉元催動手中的靈器,將氣息調整至絕巔,可那強大的靈氣,卻在與月飲觸碰的瞬間出現了皸裂。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戰余奉元》。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魔劍道士

烈焰斷章

逆天珠

錦良

殿下的

南城洛神

龍血戰尊

涼溫開

三嫁皇妃

火傾天下

御佛新浪

戰斯爵寧熙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国产熟女精品视频大全,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国产91看黄,色婷婷五月六月综合激情|日本道高清三区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