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ztl"><noframes id="jhztl"><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menuitem>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span id="jhztl"></span></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video id="jhztl"></video></cite>
<var id="jhztl"></var>
<cite id="jhztl"><span id="jhztl"><menuitem id="jhztl"></menuitem></span></cite><cite id="jhztl"></cite>
<menuitem id="jhztl"><ruby id="jhztl"><th id="jhztl"></th></ruby></menuitem><cite id="jhztl"></cite>
<var id="jhztl"></var>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煉炁之法》。

“四象經!”


“四象步!”


夜天行掃視著巨石上的文字,全是用古文鐫刻,雖然復雜,但慶幸他認得。


巨石上殘留著通天之力,歲月在此地留下了痕跡,卻也無法磨滅巨石上太玄真人留下的道痕。


天地間,全是太玄真人修煉之時留下的道痕,到處都有他所留下的痕跡,且這片天地靈氣充盈,非常適合修行,夜天行難以按捺體內躁動的心靈,知曉這是楊門之主贈與他的一場造化,當即不敢浪費時間,開始認真潛修。


若能學到太玄真人所留,那將是一場無上造化。


“太玄洗髓經?”在另外一塊巨石上,有著如此五個字眼,夜天行一字一字讀著石頭上所鐫刻的話,心頭一陣震撼。


這太玄洗髓經,洗髓剔污,能將凡人體質進行改善,增強體質上的缺憾,甚至讓不能修煉的人可以進行修煉,用四個字來形容,便是“脫胎換骨”


這太玄真人,不愧是一代仙師,手段通天。


不僅如此,這太玄洗髓經對于大千世界的修者還有特殊的涌出,改善體質,讓得他們亦可以煉炁,巨石上的文字,對于煉炁有著充分的說明,靜下心來讀完這一切,夜天行對煉炁士也有所了解。


四象經與四象步這等功法,便是基于煉炁士的基礎上而加以創作,因此,要想學習四象經以及四象步,他首先得熟悉太玄洗髓經,改善體質,從而熟悉修炁之法。


不過,讓夜天行些許震驚的是,即便成為煉炁士,也未必能夠修煉得好四象經,想要發揮四象經的完整力量,得基于全屬性煉炁士。


他想起了楊念昔,后者便是全屬性煉炁士,領悟了風、冰、火、雷四種屬性,他演化四象之力的秘法,便是四象經無疑。


凝神靜氣,潛心修行……


時間在盤膝間轉瞬即逝,夜天行幾乎忘記了時間,而外界,則已然過去了半月。


太玄峰考驗出了意料之外的事之后,被臨時改變了規則,最終被沂風、龍勝天這等天驕奪取了前三之列,


來自各域的天驕們不久后便離去,九圣巢的人帶著只剩下半條命的余辰秋匆忙趕回宗派治療,早已離開,半月過去,整個天擁城所剩的天驕已然不多。


翰林軒一行全員尚在,皆在等待那消失已經半月的夜天行。


時間就這么又過去了一周,楊念昔、楊思蕊等人陸續自太玄峰中走出,而夜天行依舊沒有出現的跡象,這不免讓沐青穎他們有所擔憂。


混沌虛空,此刻的夜天行正處于關鍵期,體內的吞噬之力與太玄洗髓經相斥,令得他的整個軀體處于被灼燒狀態。


按照煉炁士中所描述,他并非全屬性擁有者,體內能感悟到的炁只有、雷、冰、風三種,但好在,他的體內,黑氣里本就潛藏著一種恐怖的黑炎,這黑炎仿佛有靈,會吞噬其余各種屬性的力量,具備吞噬之力,


而今夜天行要將其全數煉化,讓其與其他力量和平共處,只不過,讓得這黑炎與其他力量相融,本就是一種極險的做法。


因此,此刻的他,才會被漆黑的烈炎灼身。


夜天行神色陰沉,望著這漫天火海,眉頭緊蹙。


“我的道,我的路,不應動搖……”


“生是因,亡是果!”他靜靜地訴說著這一切,這是他,一個正在蛻變的他,緩緩閉上眼,任由火海奔騰,熱浪侵襲!


“既非泥中蓮花,注定要為世間俗世所羈絆,勾心斗角,以殺為始,以戮而終,螢螢終生,無休無止……”


“無敵,即是吾道!”


道道輕音自夜天行心底傳出,滌蕩開來,遙望見黑炎分隔兩半,為他開辟了一條炎路,無數仙金以及殘兵所留下的絕佳材料被拍入黑炎中,霎時光芒涌動,經受著黑炎洗禮。


“今生,當淬去鉛華!”


他輕聲呢喃,下一刻間一縷鮮血揮灑,涌入法寶雛形中,頓而無盡黑炎一涌而上,將其完全吞沒!


本命法寶,他早已想過,如果要鍛鑄一個屬于他自己的本命法寶,他要祭煉一座塔,名為八荒塔,染八荒體之血,祭煉他無上大道!


無敵,不是一種姿態,而是一條路,一條通天大路!


他將屬于自己的道痕全數烙印上荒塔雛形,將靈氣塔中所獲得的完整禁制,也悉數烙印了上去,一座由仙金澆鑄的荒塔,正在慢慢成形。


“可惜,沒能拿到紫金寒鐵,若能在這之中加入紫金寒鐵!”夜天行略感遺憾,若能在這之中加入紫金寒鐵,八荒塔的威力必然會更加強橫。


一座,不完整的荒塔!


他帶著這座不完整的荒塔,緩緩踱步,在最炙熱的火海中央駐足,盤膝而起,演化諸天大道,開始鍛鑄屬于他的本命神兵。


“??!”


屬于他的慘叫聲,在火海中響徹,炙烤靈魂的黑炎,炙烤著他的全身,這火海中的恐怖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又是半月,


這里,是一片火海。


紫色黑炎沸騰,滾滾咆哮,恐怖的高溫能夠融化一切,將這片空間炙烤得通紅,一切生命,一旦進入這里,怕是都難以存活片刻!


然而,在這片恐怖的火海中,卻始終殘存著一絲微弱的生命氣息,若隱若現。那絲氣息雖然微弱,但細心感受之下,你會發現那絲氣息始終存在……


“快一月了,雖然沒有蘇醒的跡象,但是,能夠在吞噬之炎下淬煉如此之久,不愧是我,果然是個異數,恘恘恘恘?!币坏涝幃悮埲钡纳碛巴瑯颖P坐在火海中央,被黑氣包裹漆黑如墨,像是一個影子,夜天行的影子。


若是夜天行此刻醒來,看見他,必然會驚叫著蹦起來。


無盡的恐怖的黑炎炙烤著他身體的每一寸肌膚與血肉,狂暴的元力在黑炎的高溫下不斷的沸騰、膨脹!充斥著夜天行的所有經絡。


那原本的穴海,在元力的沖擊以及黑炎的炙烤下,變得混亂不堪,比之以前膨脹了一倍之大!


砰!


一聲清脆的破碎聲起,他的體內,仿佛像有著什么封印被打破一般,原本破裂的經絡,竟是在此時漸漸修復,經過黑炎的淬煉,他的身體,現如今在某種程度上與之達到了一種契合度,對于黑炎這恐怖的高溫,他的身體也漸漸適應了下來。但即便如此,他仍沒有蘇醒的跡象。


……


終于,不知道又過去了多久,夜天行的腦海中,那殘缺的靈魂突然開始有了動靜,平靜了無數個日夜的識海中,絲絲散亂分散的神識開始一絲一絲聚攏……


許久后,黑炎中央,無盡的黑炎開始再度沸騰,它們在夜天行身側瘋狂的盤旋、匯聚,將他緊緊包裹。


然而這一次,它們不再侵蝕他的肉體,而是像一個火繭一般將其圍繞。


四周,恐怖的紫色黑炎,如同火山噴發,自穴海底暴涌而出,然后鋪天蓋地的朝穆良匯聚,漫天的黑炎不斷盤踞,最終凝聚成了一頭足有十數丈之大的紫黑色巨龍。


巨龍蜿蜒盤踞,龐大的軀體將半個火海覆蓋,無盡的龍威彌漫開來,不斷震蕩著這片空間。


“吼!”


巨龍仰天長嘯,一聲龍吟浩浩蕩蕩傳遞開來。


滔滔火海,一道蒼老的身影再度凝現,望著火海中央,怔怔出神。


就在這個時候,夜天行體內,元力盤踞成巨龍,在穴海中奔騰,攪動著穴海,一股奇特的氣息,一種奇特的異像,一股不屬于開天境的力量。


是輪回,夜天行的穴海,竟是有著化為輪回海的趨勢,他離輪回,又進了一步!


良久,穴海中,元力開始散發出無盡的光澤,一股真正屬于他的純正雷霆之力,在其體內徹底生成。


雷、火、冰、風,四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化作四種不同的顏色,匯聚成四條不同的異像于他的穴海中掀起風浪。


砰!


像是捅破了窗戶的薄膜,清脆的聲音緩緩響起,緊接著,那浩瀚的元力一點一點化為漫天花雨……


“吼!”


蒼龍在咆哮,


“啾!”


炎雀在啼鳴,


冰鳳展翅,狂豹長嘯,


四象經,四象之力終是在夜天行周身凝聚,演化四象之力,凝結著屬于他的道痕力量,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實力,比剛進入這里的時候,強出了一倍不止!


而今的他,有著絕對的把握,輪回境下,已然無敵!


四象經,


四象步!


以及,已然成為雛形的荒塔!


“成了!”


“多謝真人賞賜,多謝門主贈予,這份恩情,夜天行絕不敢望!”


火海中,一道鏗鏘之音響徹,驟然間,那被血痂包裹的肉身,在這一刻破繭而出,輪回真意縱橫八方,抬手間蒼龍呼嘯,雷、火、冰、風四種屬性力量縱橫在這方天地之間。


無窮無盡源源不斷的力量于他體內奔騰,穴海比之當初擴寬了一倍不止,已然有了輪回海的趨勢。


雖未踏入輪回境,但已經有了真正的輪回力量,


偽輪回,


這是夜天行此時的狀態,只要再引動輪回劫,一切都將水到渠成!


這片空間之外。


天擁城,古殿深處,一名老者,雙眸緊閉,盤膝而坐,周遭感受不到絲毫的波動,就連鼻息都是十分的微弱。


就在這時,他緊閉的雙眸陡然睜開,望著前方的虛空喃喃道:要出來了么?


距夜天行進入其中,已經是第三個月,他在其中已經度過了兩月時間,祝焱等人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不過他們的不耐煩,自然是因為擔憂夜天行的安危。


“咔擦?!?/p>

一聲清脆的撕裂聲,自太玄峰頂的虛空中響徹,緊接著,虛空中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細小裂縫,裂縫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大,直到整座太玄峰都開始顫動起來。


“結界已破!”


皇甫華自殿宇中踏出,皇甫禮緊隨其后,于房中靜修的姬蘭以及祝焱皆是在同一時間睜開眼眸,自房間內悄然掠出。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煉炁之法》。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暗之鑰

冬雪花

畸愛無錯

無敵小菜鳥

俠者天下1

青色大蘿卜

珍珠泊

浮生火樹

狂醫兵王

藍葉先生

靈魂裂變

鐘九陵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国产熟女精品视频大全,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在线,国产91看黄,色婷婷五月六月综合激情|日本道高清三区免费